2009年2月22日

翻出的記憶--記黑熊

2009年02月春天的日子
照很多亂放的文件...看到這篇
日期是20081228....
不相信這是2008的文章...因為熊熊在200710月31日走的
沒有寫完所以遲遲沒有放上來....我真是懶到家
總之應該是2007年的東西Anyway....
***************************************************
黑熊有很多別名
弟弟
우리 분분(我們的ㄆㄨㄣㄆㄨㄣ)忘了到底為啥這樣叫他

或許是有些突然...在預料中的突然讓人不知所措
開始教熊熊面對遠行的事並不晚
有沒有很煩或搞不懂
不會是我們需要擔心的
因為他變的聰明和貼心

在最後的日子裡和他很靠近
覺得他的神態和聰慧的妞妞越來越像
不可思議
常常在吃飯和吃藥掙扎之際
我會說...
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不互相幫助
誰還會來幫我們
這種說辭屢屢打動這愣小子...在病痛之際
忍耐數量多且極臭的萬應錠

或許是相信了三阿姨可以照顧他
回應三阿姨的要求總是讓人感心
有時吞下的雞泥被發現從嘴另一邊滑落時
看著三阿姨數來寶或rap的唸
嗶...嗶...嗶...嗶...嗶...作弊作弊...時
他莫可奈何的看著high到不行的三阿姨
沒有好氣沒有好笑...只是鬆了一口氣
還好三阿姨沒有罵人

黑熊到了後期
偶爾為了他吃不下...到處竄走時
悲從中來
但失控的時候說話也是狠毒
不吃就死翹翹
三阿姨是還好...你媽咪會很傷心
強忍病痛的熊熊被抓到就範或是邊氣邊吃
從未哀嚎呻吟
而讓我們忽略了他是個癌末的小病人
對他的要求總是無限

在他無窮盡的痛苦忍耐中
慶幸自己偶爾適時地幫到他
他回頭看著我...走入房內的我稍感安慰
多次見他在房內找不到可以安睡的位置
幫他躺下....可以成功皆大歡喜
偶爾多試還是不成
不知情的三阿姨硬要強壓他躺下來
還說....可以啦
不舒服的筋骨...不舒服的發熱氣喘
有時只能默默地氣著三阿姨

睡覺如此..外出屁屁也如此
和黑熊媽咪爭辯黑熊是否愛乾淨話題的三阿姨
一直到最後幾天才相信
這個鄉下來的小夥子有難以置信的潔癖
右撇子三阿姨
只會用左手環繞黑熊右前胸下方
右手肘抵住黑熊的臀部
再下樓尿尿的準備動前
每次都重複相同的口號
沒有水哪成...小牽牽來幫忙

極盡衰弱的熊熊遇到一點點傾斜就會要摔倒
沒力氣走到來福家
鼓勵黑熊最好的話就是
哇~~尿好多喔...好棒

三阿姨是好人也是壞人
九月底咪媽和阿公去大陸時
連續兩天三阿姨作了兩次不可思議的事
抱黑熊下樓尿尿時忘了拿鑰矢
第一天他還想自己開門放熊熊再對面的洗衣間
自己想嘗試當神偷
他沒那麼聰明又加上黑熊很不安想進房間
才不甘願的抱著黑熊去開鎖店
明明昰自己的錯誤卻讓黑熊難受
當然是壞人了
第二天是晚上...九點多想等小阿姨回來
黑熊又是不舒服和不安
做錯事的三阿姨氣衝衝的抱著很輕的黑熊再去求救

為了讓黑熊吃飯的三阿姨


我們這樣做還好嗎?
熊熊
最後全程由三阿姨和媽咪幫你
希望是最後一件圓滿和你喜歡的事

2007年11月1日

071031送別...


********************** 離別 *********************

最愛小阿姨的黑熊在和菩薩去遠足前一晚
被忙碌不已小阿姨摸到小腳
尿尿不舒服會掙扎和叫
黑熊媽咪那晚對他說叫太大聲人家會笑
那夜最後他叫了兩次....而我只聽到了一次

071031日清晨黑熊媽咪叫醒我和小阿姨
說黑熊要走了
進房時氧氣罩在地上...撿起來想幫助黑熊困難的呼吸
但他的嘴張的很大在喘氣所以未果
黑熊嚥下最後一口氣的當時
我在房間找經本
在小阿姨進入黑熊房間後不久
05:20分
黑熊終於和身體內的腫瘤及併發症劃清界線
留下病痛不斷的身軀
勇敢地和菩薩往旅行的路上前去
我們都相信他沒有畏懼
因為他懂我們說過的流程

這一天的到來是在預料中
只是自己並未想像過

從071025下午開始跑崇恩後
黑熊再也沒有被撐著站起來過
071022的亞太醫生看他無力的躺在看診台上
大概就知道他病的嚴重
那天唯一直得高興的是清洗了黑熊很在意的雞雞

上醫院卻無力抗拒掙扎是黑熊又拉又吐後的無奈反應
071023上午吃完了最後一顆小金丹後
病情完全急轉直下...態勢讓人難以想像
小金丹沒貨
我們也沒想過用西藥去阻止腫瘤的肆虐
因為末期的拖延會讓他更痛苦吧

在家讓他自己走
是以我們對他的認識替他作的決定
因為他討厭醫院又以勇者自居...固執無比
但若提前了解痛苦是如此的巨大
或許
我們寧願他生氣也不讓他受這樣多的痛苦
不敢複製他疼痛的想像
怕怪自己替他下的決定太過莫名

071028(日)早上黑熊媽咪驚呼
黑熊你怎麼了?
黑熊叫了...在喉嚨間好似叫不出來般的小小聲
黑熊媽咪以為他的喉嚨壞了
但重點是自從妞妞走了以後
我們從沒聽過他叫
之後的三天他偶爾發出聲音同時掙扎
都以為是因為尿尿
愛乾淨的他給我們的通知
事後再回想應該是疼痛的因素
那天醫生要我們買白蛋白給他注射

071029(一)下午外送驗血的報告出爐
醫生說是肝衰竭...情況不好
又滴了一瓶白蛋白
那天打肝精在背上的那針...讓黑熊再度叫了三次
很氣那魯莽的小醫生(心裡給他壯豬的綽號)
熱敷過黑熊的背仍然是一堆消不下去的水

晚上的女劉醫師沒給黑熊受那麼多的罪
讓我們都很感謝

071030(二)
黑熊媽咪說黑熊很喘
早上去了醫院吊蛋白蛋的點滴
進行一個多小時黑熊似乎很難入眠
同時有掙扎的跡象
樓上一片人潮(動物潮?)
我站在楊醫師前面等插話機會
終於他看了我...說了狀況後他派小乖小醫生來查血氧值
但他拿了爛機器不能用
不久就要推了氧氣筒下來
心裡是有嚇一跳...因為黑熊媽咪好像不太喜歡
不久...醫生要我們到樓上量血氧值
要抱熊熊的我居然沒有辦法行動
是一個新醫生來幫忙
不知道為什麼...不久黑熊就吐了深黃褐色膽汁

血氧數值很低...不以為意...因為從生病以來他都很低
但醫生就讓他罩上氧氣
怕黑熊生氣的幫他拿掉...小胖妹助理很強硬的幫熊套上
那天在樓上的手術台上就待到下午三點多
看著血氧機上的數字跳動...外面的人大概會覺得很嚴重吧
如同過去我們看別人一樣的感覺

每當熊熊叫並掙扎的時候
我們就立刻口頭告知他看到尿尿並且處理好了
在黑熊媽咪抵達前熊熊連叫了幾次
剛幫忙的醫生進來問怎麼了
然後很好心的幫黑熊換了新的墊片

黑熊媽咪來後得知黑熊是危險狀況中
我們就決定要叫氧氣筒然後回家
因為黑熊討厭醫院
誰喜歡待在醫院?
沒有答案的等待容易讓人脆弱
我和黑熊媽咪分別在手術室中看著痛苦的黑熊
忍不住用衣襟抹了眼角

回到家看到逐漸可以熟睡的黑熊
我們各自作了清洗自身的動作同時休息
晚上六點多...黑熊媽咪發現下午叫來的氧氣已經用完了
緊張的再叫...廠商有點不情願的送來
才知道開太大管...可以用8小時的我們2小時就用完了

上網查了有關肝衰竭的症狀及後果
不妙的事非常明確...心裡覺得似乎上醫院是無謂的舉動
黑熊咪媽卻認為還是要去...晚上快九點我們才出發
崇恩裡面一片人海...黑熊躺在車裡呼吸著
小醫生們出來抽血...打針
慶幸黑熊不用下車

晚上11點多...在等到小阿姨後
過完這天的黑熊大概心裡就沒有掛念
在第二天的清晨與我們道別

********************** 送別 *********************



清晨與我們離別的黑熊
在媽咪...三阿姨...七阿姨誦經後的6點半多
媽咪拔起埋管時還有些血流出
7點多黑熊媽咪用酒精棉及濕紙巾仔細地替熊熊清乾淨全身
淨身時熊熊的身體已經開始僵硬
之後就等待焚化場的人送來紙箱

有黑妞姐姐的經驗
三阿姨跟黑熊媽咪說所有一切都由我們自己動手

9點紙箱送到...太小...
因為瘦到10公斤的黑熊並沒有變成迷你寶貝
還好他們有大的
等媽咪加油回來
媽咪和三阿姨就把奔跑姿勢的熊熊身體放到紙箱中
搬到車裡...
由最喜歡的小阿姨在後座照顧熊熊

前來引導的車輛走中正橋後
很快速的上了高速公路前往深坑的火葬場
進入山區後天空開始矇矇的飄著小雨
一切好像都是熊熊計畫般的順利
小阿姨好早以前就請好假...要去參加研討會
所以這天早上可以無慮地送別黑熊

我們沿路告訴黑熊上下橋等方位
看到深坑的路標後一下子就到了火葬場
速度之快和當年九拐十八彎幾乎要一個半小時車程完全不同
目擊方位和建築物都與當年妞妞姐姐去的地方不一樣
霎時有錯誤的感覺
後來了解後才知是改建與設備的更新所致

我們完全婉拒工作人員的動手
親自幫黑熊處理所有的工作
想來黑熊會欣慰的...因為他只愛家人來幫他忙
紙箱裡有很冰涼的感覺

火葬場變大並比較有規模
但給人的感受和當年不同
兩年多前那位先生讓人有溫暖的感受
那時有誦經聲並有地葬王菩薩像
這次就只有佛像
工作人員打開紙箱將熊的頭朝前
說是拜腳尾飯的典故(原來)
我們沒帶供品也沒買香...簡單的用手拜拜
這次三阿姨懂得要請地葬王菩薩引導熊熊前往西方極樂世界了

一切都進行的很快...不久要進焚化爐
三阿姨和媽咪幫熊熊放進爐裡
完全剛剛好的位置...蓋著好似陀羅尼經被的熊熊躺在爐內
點火前按古例大家高叫要熊熊快走
三阿姨是叫弟弟快走....她習慣這樣叫了
071031 AM9:45 點火!!
熊熊的病體開始分解

等焚化的時間
我們沒有像一般失去寶貝的家人一樣
坐著哭泣或是不知所以
而是在兩歩路的附近發現一家木製家具工廠
參觀...詢問...
心想...熊熊還真厲害帶我們去那邊
地方很大...東西很好也很貴
三阿姨看上了沙發...因為很舒服...可是沒錢

約莫一個半小時後我們回到焚化場
雖然之前提醒他們開爐前要告訴我們
不過再次看到時還是已經敲過一次了
他們開爐將最大的頭骨敲破免得罐子裝不下
怕他們再敲...我們不顧溫度仍高靠近爐身
看著熊熊成為白骨的姿態...很完整
比當年妞妞的身形完整很多
但是好小...沒有了皮毛熊熊是一個小骨架的小伙子

一位長者的工作人員為我們解說顏色所代表的涵義
紅黃色代表有財沒有業障可以庇蔭主人
等他們把骨頭全部自火爐中取出放在盤中
發現了黃褐色帶點發亮的骨頭...舍利花出現
接著又出現有皺折的骨頭...這些都算異像
黑熊
的白骨顯示可以庇祐媽咪同時要讓媽咪有財
不過沒有業障是讓我們最開心的
表示他媽咪真的修的很好
唉~黑熊的孝順真的是無人能比!!

把特別的骨頭撿起後
其他的骨頭就送進絞碎機化成粉
馬達催動的轉速...很快就讓白骨成為一小袋白粉末
之後沒有其他儀式....
粉袋裝入罐中把特別的骨頭放在上面後用膠帶把罐子封起來
當年妞妞姐姐還有一個套子
那位處理的先生慎重其事的將正面朝前交給我們
這次沒有這些...只有一個紙盒

那個一直忙碌於PDA輸入的老闆
還問我們家裡是否還有很多狗?

捧了黑熊的罐罐回家
中途下車的小阿姨將罐罐交給三阿姨轉去研討會
到家後
黑熊媽咪整理
放罐子的地方旁邊有照片
三阿姨找出一些
熊熊小時候的照片

其中一張
在20070218和小阿姨的合照
是黑熊在這個世上最後的一張照片
多可愛!!
愛乾淨又勇敢的熊熊
想必最希望大家的記憶中
永遠是這張照片中自然可愛勇敢的他了

離別與送別前後忍住的眼淚
封鎖在這張照片中
熊熊弟弟
大家都愛你!!

我們在此道別等待重逢來臨前的此刻
先說
熊熊~~拜拜~~

補記050413-070126黑熊病史


這張是熊熊在2002年05月30日的留影
最能代表他外形的一張
不能寫呆呆的樣子...不然他媽咪和他都會生氣

2005-04-13
聽說四十九天是離開的日子(前兩天看到的野蠻女友再現2)
原來黑妞真的就已經離開了
今天早上黑熊在客廳哭泣...躺在床上的我深覺訝異

2005-10-02
黑熊生病一個禮拜整
九月25晚上他吐了然後發現不吃飯時
去勸他發現他兩眼左右快速閃動
找了老七一起去了顏慶芳的醫院急診

我們在九點到但是打點滴和打針花了一些時間
醫生有討論病情...但我們等的很不耐煩
回家時找他老娘回來接
回家後的病情反到加重...頭歪了一邊
醫生要我們第二天去照片子再回診
回家一吃喝一點點的東西就吐得很嚴重

周一
但第二天我們一早去了臺大醫院
黃醫生不在那個來問診的小實習胖的不像樣
我一下就沒了信了
黑熊的老娘怒說;還沒看就說
反正我們就看了
抽血一堆...打了一些點滴和藥
很慎重的懷疑是外耳道發炎導致的中耳感染所以頭歪失衡
拿了喝的要回家
還是一樣吐到很可憐並且很疲憊

晚上去照了像想去台大急診
黑熊老娘說才有完整的病例
結果他看了急診室的忙碌...就決定去顏的醫院

x光照片顯示脖子有扭到的現象well...點滴和打針
回家後頭還是歪和吐...五次
我們在中午去找醫生...還是一樣的步驟

週二...第二天只吐了一次
所以晚上之後就開始給喝一點點水

週三開始進食

週四好些....他娘來接班...我坐公車回家居然載公車上拿走了人家掉的一千元...沒辦法只好捐給流浪動物之家並買了兩張寫四位數的

周五他娘自己帶黑熊去看病...我去郵局交錢和會同學

周六突然大喘...所以又去看醫生...我家中製作[我的名叫金三順]三份...後來騎車去接班

周日是大颱風...看回來好些但是疲倦
這是黑熊的部分


2006-09-03
上禮拜五黑熊血尿...我躺在客廳地上起來發現廁所
之後點滴灑落在客廳
原本以為是他的生殖器問題
後來他很不安焦躁...才發現可能有問題
11點多到醫院醫院人還是很多
等....等....
醫生讓我們先去x光...懷疑是結石...拍了兩張...700
我一個人帶黑熊可真是考驗
所幸這兩天吃藥已經好了許多

我把自己的幾個可以公開的網站放在書籤中
不知道誰看了黑妞的紀錄
自己每次連過去都是淚眼迷濛...每次都是同樣的心情
黑熊身體也日漸疲弱...唉...


2007-01-26
與死亡平行
黑熊在070125診斷出淋巴腫瘤第四期已轉移到肝
那天下午就做了化療

其實去年的九月底到十月初
他的血尿應該已經有些徵兆但醫師們沒有看出來
直到兩個禮拜前淋巴腫大就醫後

黑熊持續的愛哭總讓我氣的大小聲
而他媽咪說他從來沒有聽過
黑熊有多愛他媽咪從這點可知

現在他得呼吸急促...想必那是疼痛的原因
第四期...那種痛苦
體會得到的只有自己吧
幫他調整睡覺的位置...希望睡眠能讓疼痛短暫消失

沒換掉的夏天窗簾外面有初冬的味道
而深冬的大寒那天070120
黑妞離開的兩週年
黑熊哭泣的讓我們過去看看他
胸前的腫塊早讓人知道總有一天來到的日子
宣示
而我能幫他做的
只有在房門口看看他是否安穩
幫他找一個可以短暫安穩的睡眠位置而已

習慣了腫瘤的出現
習慣了要面對的最後
不能習慣的
還是要面對的習慣

前不久為了楓之谷和他老娘口角的夜裡
他披著掉下一邊的毛巾從房間裡走出來看著我們
這時我才相信
台大的黃肥婆真的把他的耳朵給治療好了

唉...
人間煩瑣事
都抵不過弄不懂的腫瘤
我們相遇的機率也太過頻繁了吧

2005年12月20日

20051219尿在客廳的紅衣黑熊在媽咪房間


20051219下午三阿姨回家的時候發現我尿在客廳要出陽台的門口!
她沒有罵人...!!

一年就要過去了耶...可是我的照片還是這樣少而且不完整.我並不能怪三阿姨偏心
因為她一直叫我頭偏過來...可是我很癢只想舔和咬我的癢癢
這是用六阿姨的數位相機...很不錯吧...機器

昨天晚上...算是清晨...七阿姨發現我一直很不安的在客廳走來走去.她把廁所們打開...就發現我在廁所大便並說我很乖.奇怪的是...昨天我也這樣大在小墊墊上.三阿姨覺得有點怪所以沒罵我吧.
天很冷真是受不了.我會發抖.

有沒有發現?其實應從照片中該是看不出來...我的的頸椎歪掉的2.6節並沒回到原位...從九月多到現在.所以下樓尿尿都是抱下樓的.三阿姨每次都會說我胖了抱不動這樣的話.我沒有辦法反駁她...那是真的呀.她自己不也是胖了?!
現在我還蠻會哭的...一想起或一看到家裡沒人(或暫時沒看到)都會哭...不管大聲會是小聲.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就是會哭出來.一直到現在三阿姨有時還會說...看你這愛哭鬼...以前還對姐姐不好.

今天晚上三阿姨幫我換了衣服.穿乾淨的衣服可能身體比較不會癢.而且今天沒有那樣冷...只蓋小被單也還好.不過聽說週三會大冷特冷...三阿姨很緊張的怕我會冷到說要把小暖暖拿出來用.

瘋狂的人要是能做出真正讓人吃驚的瘋狂事那也就算了...不然像我一樣尿在客廳小撒野一下也好.可是三阿姨學了一年的韓文囉.不知道成績怎樣...每天都再說:今天沒看書...很久沒看唸書了.每天就會這樣說有什麼用呢...越來越老...再不加緊努力半個單字都記不起來了.

我也是老了.身體的病痛讓我行動不自由...三阿姨很希望看到當年一開門就衝出門或衝上樓梯回家跑第一的我.可是那是還蠻不可能的...現在我只能一個階梯一個階梯的往上.頭扭到這件事...或許就只我自己知道到底是麼了.

老了還真不好.阿公也是一樣生病不舒服...跑醫院的時間很多.想當年我們第一次相見...阿公到媽咪房間時也沒有自我介紹就進來了...害我緊張的戒備半天...弄得我們兩的關係很不好.直到最近我們比較熟了..阿公也會拿東西給我吃...所以我們就同病相憐.

冬至要到了...氣象局說過了好多年的暖冬...所以覺得今年特別冷!
不過再冷也冷不過韓國吧...昨天首爾都零下18度...漢江都結冰了...結冰是얼음을 얼다.居然猜對了

2005年5月28日

誰說我不可愛?

about me Posted by Hello


懶惰的三阿姨...今天吃完飯回來終於想到要把我的照片弄大家看
這張是20050416拍的

其實我還真不喜歡短頭髮
因為臭賤蟲一樣多...咬得我無可逃
我被發現一直嘆氣...而且飯都很難吃
我不吃...媽咪和三阿姨也不當回事
很煩耶!
前兩個禮拜剃了大光頭...每天穿衣服

三阿姨開始叫我[王小朋友]
以前黑妞是小喵咪....現在變成叫我
三阿姨都愛亂叫

可是變成窮光蛋的媽咪和三阿姨何時才要帶我去醫院
治療嚴重的過敏和皮膚病呢
上班的人忙
沒上班的窮也窮忙
她們這些人真是...!!
唉~~

2005年4月15日

20050120大寒....這一天

20050120----大寒

聽說四十九天是往生者真正離開的日子(前兩天看到的野蠻女友再現2)
原來黑妞真的就已經離開了
今天早上(050414)黑熊在客廳哭泣,躺在床上的我深覺訝異

20050120當天早上約八點多起床,天陰
小阿姨已經在客廳
黑妞媽咪說妞妞一整晚沒睡,是因為不捨
黑妞媽則是忙了一晚
沒睡的黑妞還是很想出去玩,到外面走走
但是我們阻止了,說等吃飽再出去

心情一定是極端的黑妞媽早上九點多出門了
黑妞還是不肯睡,她躺在飯桌下靠近黑熊愛躺椅子下的枕頭位子的邊邊
我坐到和桌下,讓她的頭枕在我的大腿上對她說:
妞,我們做事是一定要專心,和菩薩去遠足這件事也是一樣
如果沒有體力,不能專心什麼事也做不好,對不對?
不知是話奏效還是她真的累了
我把她的被子拉起來蓋住她的眼睛,一會兒發現她真的睡著了

其實用常人的觀點來想,減少視覺的干擾本來就是幫助入睡的好方法之一
黑妞媽一整個晚上的走來走去,再強的人都睡不著吧

小阿姨在飯桌前靠廚房的椅子上,幫黑妞念經
我再廚房忙的很沒義意的幫妞妞準備著到醫院去的備用糖水
不然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麼

快十一點到了她要喝糖水的時間
要狠心叫醒才剛入睡不久的她,心情很難
狀況和一般她深睡時情形一樣 ,猛喊加上拍拍她的手
有時我還蠻擔心她這樣一睡不醒
雖然她自己沒有負擔,但我比較怕我們沒有送她幫她唸經

她伸了個懶腰醒來
我還是對她說:趕快喝糖水,不然等一下頭暈會很難受
很累的她還是喝了糖水和亞培,然後要她繼續睡

客廳的飯桌成為我們活動的重心,那天的冷比較沒有那麼讓人無法忍受
小暖暖放在架了輪子的板子,方便隨時可以跟隨黑妞要去的方向

11:40黑妞再度被叫醒喝糖水和40cc的雞肉泥(baby food)
之後接到黑妞媽的來電,說有關和醫生聯絡的問題
醫生希望黑妞在和菩薩一起離開後,能將身上讓她不舒服的部位提供醫生做參考
黑妞媽居然把我們自然會答應的事,用手機要我們和醫生確認我們的意願

撥去醫生的診療室,接電的男生聽到是黑妞的阿姨應答的很仔細
醫生不在屋內,所以就轉達意思並留下家中電話希望醫生聯絡
確信留下了正確的電話號碼

黑妞媽12點多回到家來,說醫生有收到我前幾天發的email但家中電話沒打通
不可置信的自己拿來17日發的傳真,發現家中電話和發傳真日期完全錯誤

人,到底在何時會有這樣錯到不可思議的表現?
原來
所謂的凡人就是這樣的意思吧?!!

在致電醫生後,把決定化為訊息告訴黑妞
黑妞,等一下我們去醫院請菩薩來接你的時候
醫生阿姨要請你當老師喔
到時候會把讓你不舒服的肚子這樣(用手在肚子部位比劃)打開
那時你已經打過針,不會痛痛
醫生阿姨會謝謝你喔,因為你會當很多人的好老師

黑妞聽的很專注但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因為請她當大家的老師這種話
在離她要和菩薩去遠足的日子越來越靠近時,聽到很多次
但聽到這話的她,是欣喜願意的,我們知道
……因為她的善良

要和菩薩去遠足,安樂的這個代名詞
是20050119晚上和她聊天時想到的
如果我們認為送走她是為所有人好,那麼對所有的一切就不應該悲傷和恐懼
和菩薩在一起是比其他的描述,都要來得感覺簡單和心安

不久接到醫生的電話,她回覆我們的詢問由剛接電話的男生傳達要我們下午兩點到
同時醫生知道我們願意讓黑妞做好老師

12點多,看到黑妞媽回來的黑妞自然高興,一臉想著要出門散步的約定
黑妞媽好像沒想到黑妞想出去的心情
在廚房中忙來……忙去……張羅著她的午餐
併隨著她自稱我怎麼這樣沒用…的眼淚
在廚房中和鼻涕聲,窸窸娑娑地傳到客廳讓人聽看在眼裡

我們在客廳吃完飯,催促趕快帶黑妞去散步的我,一直催促著
靠近十二點半時,帶著V8的小阿姨和抱著黑妞的黑妞媽
下樓到對面巷子給妞尿尿和散步
她們下樓前還是先補了25cc的糖水,即使11點40才喝過

很開心散步回家來的黑妞,很開心!!

面對"最後"這樣的字眼,在黑妞散步回家的那個時刻也曾浮現過一下下
但當時的我並沒有一絲絲感傷和不捨的情緒
還在要出發往醫院時還說了:用平常心

什麼讓凡人用平常心面對殘酷的生離?
沒有真正想過,只在事中偶爾觀看著自己的冷靜
協助黑妞和菩薩去遠足這件事能進行順利
是唯一讓我們努力的原因
在這前提下,黑妞的圓滿才是重點
清楚的知道,面對與黑妞的生離
雖然不是忍著悲傷而是抱著對未來的希望
但也預知在冷靜堅強之後將必湧現的凡人情緒

下午一點四十左右,我們出發前往台大動物醫院 ,出門前黑妞又喝了糖水
大家一起出門,怕黑熊心情不佳 ,因此由我殿後
並在出門前抓一大把餅乾請黑熊,還關掉了小暖暖
坐上黑妞媽的車後,還好沒有聽到黑熊的叫聲或哭聲,餅乾果然有用
也或許……
還是……??

車上 ,一如過去,我和黑妞坐後座
於是我們出發

雖然身體不舒服但是對於週遭,黑妞還是一樣有興趣
我注意看她的表情,和過去有所不同
不管過去怎樣的病痛,只要坐車,她就會坐起來,興奮地看著兩邊的街道
那天她也一樣,但是沒有多大歡喜的感覺
她只是看著窗外,看著曾經熟悉的商家
我指給她看她那家賣不好吃燉牛肉的義大利麵店
又囉唆了一次她已經聽我說過做生意不可以這樣的論調

我一直不知道,到底她是否真的明白
這就會是她看到這些店家的最後一次

我們在兩點左右到達醫院,黑妞走不動,進大門和電梯都是由黑妞媽抱著
黑妞真的蠻重的,尤其是穿了大雪衣

氣溫在當時並不是最酷寒,但是沒有小暖暖的黑妞在等待醫生的空檔手腳冰冷
雖然把她的粉紅色碎花被子舖在地上,說好像遠足
但是手腳還是一樣冰冷
我把帶著的黑外套蓋在她身上希望她能暖和起來

等著等著 ,不知道為何是第一號的我們還一直在等著
有些不耐煩
按理說,或許我們應該覺得即使是短短地拖延也是一種短暫的幸福?

終於2:10以後醫生來和我們說話了,程序是安排好的
之後動刀的部分,因為當天的醫生都很忙
專門動刀的醫生群們無法操刀,所以醫師親自安排其他的醫生
我們要求事後一定要傷口縫合,醫生認為理所當然
還確認黑妞的體重以準備注射的劑量,19.8公斤是我們的數字
接著醫生去借高的手術車,方便事後推進手術室

不清楚別人的想法 ,但我們希望妞妞是在清楚意識下接受注射
因此在等待推車時又灌了20 cc左右的糖水,黑妞明顯的有點不高興

車來後,就直接連地上的被子抱妞上車
黑妞媽可是蹲在地上運了好長的一口氣,才將妞妞抱上手術車
一路上她像個皇后的被兩邊的人推進超音波室
兩側行注目禮的病患和家屬也不會知道,我們將要進行的事
黑妞被誇讚地像個皇后,心情還蠻好的樣子
果真是女生!!

進了超音波室,醫生要我們和黑妞獨處 ,等我們自覺準備好了就去通知醫生

我們在裡面準備一些事
想到當年恰恰被注射後身體自然的排泄反應,我墊了一些廚房用紙在她屁屁下
(後來在哪一個時間,醫生主動提到會有排泄問題,幫我們去拿了紙尿布)
沒有很清楚記得在超音波室內和妞說了些什麼

三點到了 !!
為了怕加上手術時間會拖太久,和火葬場的約定時會太晚
黑妞媽叫我去診療室請醫生
小阿姨帶了V8,但最後我們並無心力拍攝
(事後想想,或許應該找人幫忙的)

小醫生說好!
等了一些時候,醫生進來發現助手沒跟來
她笑了一下說:這怎麼可以?就出去找人了
一會兒,來了女實習醫生和一個男同學

黑妞進超音波室後一直都趴坐著,大概太累了,平常都是在休息的
今天花太多時間在移動

我忘記醫生對黑妞說好命狗是在哪個階段,應該是在推車進超音波室後不久
(還是注射過後 ?應該是注射後,黑妞這下可以怪我不早紀錄的結果)
我,黑妞媽和小阿姨不知是哪個動作或事情觸發的
她從妞妞後面走到前面時,看著妞妞對她說:好命狗!然後走出房間

那時我的心中初生起一股欣慰的感覺,至少外人看來我們是努力了
也或許醫生認為有家人這樣的陪同,即使走最後這樣無奈的路也是幸福
但是隨後我的心情就變了
黑妞不是狗,她是黑妞,是我們的家人
而且也沒有好運,雖然和宜蘭的小慈比起來,的確是幸運
但是是我們沒照顧好才:讓她今天必須面對清楚的分離
心中還是感慨:沒有好命!

當準備就緒,我撫摸著妞妞的喉嚨,這是她最愛人家幫她做的動作
醫生和助理三人站在後面準備替她靜脈注射
我們完全忘記看時間,只依稀記得是三點十分以後

師父說只要唸常唸的那六個字,我邊唸著邊撫摸著黑妞的喉嚨
推針前,我對妞說會有一點痛痛
醫生一推針,黑妞的頭便立刻趴了下去,和平常睡著的表情一樣
此後那個姿勢再也沒有改變過

醫生很緩慢地推著針管……
我的手被壓在黑妞脖子下,一會兒後把手伸出來,看著她的表情
醫生持續推針
黑妞媽把綠度母的小張相片拿出來,要黑妞感應(還是看?)
小阿姨和黑妞媽唸誦著我沒背過的經文
醫生打完針離開房間前,看到眼睛沒有全閉的黑妞
她說:眼睛沒有完全緊閉,因為身體的反應
但是我覺得為何會如此?
即使是恰恰也在最後看到阿公來時,阿公幫他何闔眼時他也閉了眼睛
我幫妞妞闔眼好久,但都沒有成功

醫生說注射過後,妞她們還會有十五分鐘的意識,所以要有停留的時間
因此等我們覺得可以後再通知她們進手術室
我摸摸妞妞,黑妞媽也來摸摸妞妞
黑妞蓋上了黑妞媽準備的黃色往生被,之後我們拿出有往生咒的法本開始誦讀

我靠得黑妞很近,然後我們三人一起誦讀經文
都說好不要難過以免黑妞不捨的,黑妞媽和小阿姨都還是擦拭眼角的淚水
我並沒有這樣的動作 ,但是誦經中途我的氣管突然劇癢
又不能大聲咳嗽怕驚嚇到黑妞也不能不繼續念經
強忍憋住,讓我眼角汎出水來同時雙頰通紅(我想)
唸完經文,我摸摸黑妞的身體感覺還是有體溫
黑妞媽要我不要碰黑妞,要黑妞趕快跟著菩薩走

黑妞的體溫讓我很有錯覺,因為恰恰當年很快就失去體溫了
還是因為妞穿著大衣所以才一直有體溫?
或許吧,我弄不清楚

三點半我們請醫生來幫帶黑妞去手術室,醫生說手術大概要一個或一個半小時?
同時對我們說抱歉,因為要我們黑妞接受解剖
睡著般的黑紐蓋著黃色往生被,從剛才的路推進電梯

在手術室外的時間還是一樣難熬,很多人進進出出
我們看到在慶生醫院的那個大個子,拿著要檢驗的尿瓶子
黑妞媽還和他打招呼

四點幾分前,醫生拿著sony像機到手術室裡
(時間記不清楚,但解剖時間超過45分鐘)
出來後跟我們說黑妞已經完成患部切除,血流得很少,醫生正在進行縫合
問我們要不要看妞的病變器官的照片
小小的波折後看到照片
原以為是要看整個解剖的過程,但還好不是
醫生解釋照片中的胰臟是有兩公分及其他擴散小腫瘤的跡象
證明當初的超音波及判斷沒有錯誤,另外的肝臟切片則顯示情況良好
沒有檢查其他的器官

隨後黑妞被兩個醫生姐姐從手術室推出來,我看到黃色往生被的角落有點血跡
黑妞還是維持臉趴著的姿勢,身上的衣服如我們的要求是穿好的
我們將妞連粉紅色碎花被單從手術台上抬下來,放進火葬場幫我們準備的往生紙箱中
然後坐在黑妞媽的車後座,跟隨儀社的人前往火葬場

在等出手術室之間黑妞媽對小阿姨有點小不高興
不過,都是小事
黑妞不喜歡人家吵架的!!

幾點離開台大?四點半過後吧
我們跟隨前車繞過永和附近的街道,我和黑妞坐後座
黑妞媽邊對妞說有沒來過等等那些
走了很久,經過許多我們不認識的地方
過橋囉!黑妞媽一樣提醒
我不知道這些習俗要照作 ,也不知道哪裡是目的的

或許是天氣冷到一個程度的關係,靠在紙箱邊的我,隔著紙箱依然感覺黑妞體溫的存在
但是一直到進焚化爐前,我再在也沒有摸一下黑妞
因為不想打擾她

沿途我們燒著粉墨狀的香
車一直開,上橋下橋,接近下班下學的時間,車子不少
最後終於到了
我和工作人員把黑妞抬出車子
妞真的很重!

眼前焚化的場所是一間大型的挑高鐵皮屋,空氣中傳來燒塑膠的臭味
隔壁是一個壓製塑膠的工廠
難怪!蓋在這個地方
這樣就無法分辨到底是哪一種味道

屋內佈置地倒是簡單莊重,感覺還好
葬儀社的人引導我們將妞的紙箱放在地藏王前的桌上,並撥放誦經的錄音帶
我們三人上香祈求地藏王菩薩引導妞妞
(那時我不知道要如何祈禱,因為我不知道地藏王菩薩的工作為何)
上香的時間不長,很快的就要帶黑妞進焚化爐

在等燒香的時間
工作人員說妞身上不能有其他的東西,要求我們不能連同衣服一起燒
這真把我們給嚇到了
要脫黑妞身上的衣服?
這不是太殘忍了嗎?而且重點是很難脫
經過我們強烈的意願表達和爭取
黑妞終於在兩位工作人員的搬抬下放入他們第二大的焚化爐中
到今天,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我們不自己抬呢?

黑妞身上的往生被放歪了,黑妞媽要幫忙拉正,可是很難
黑妞還是一直低著頭,躺在焚化爐中
我想幫忙,弄了一陣子的黑妞媽說,沒關係!她走了
時間下午五點十八分工作人員點燃爐子時
黑妞媽和小阿姨及我,拉高聲音要黑妞快走!

煙囪高溫七百的爐火逐漸升高,沒有說服我們讓黑妞脫衣的工作人員
很擔心燃燒造成污染的情形,一直觀察MONITOR
爐內以比七百度更高的溫度燃燒焚化黑妞的舊房子

或許沒有看過比我們這三人組更自在的委託人,工作人員很耐心的回答我們的問題
在等待的時間,黑妞媽說到若骨灰太大,不敲碎無法放進罈中的經驗
黑妞媽有帶來皮皮用過的骨灰罈,看妞妞能不能用
問需焚化要的時間,工作人員說焚化約一個小時左右
外面的天象逐漸暗冷了下來,溫度開始下降,同時並刮起了些許的強風

沒想到我們站站坐坐好幾次,都沒看到工作人員何時開爐門並敲碎過大骨頭的過程
當工作人員叫我們時,才發現爐門已經打開,焚化的工作已經結束
我驅前看到工作人員把黑妞的骨頭撈出來,都很細小

撈出焚化爐的黑妞骨灰中雜夾火爐內的其他灰燼
工作人員及我們三人一起用手和筷子篩選著屬於黑妞的骨灰
有的很雪白漂亮,有的是粉紅色,綠色
有些則是工作人員說的因為穿衣燒的結果,骨灰上黏了一些化學物質,黃焦色
黑妞媽還問有沒有色粒子

撿骨後我們目視骨灰的量與皮皮用過的骨灰罈容量
放不下去,因為皮皮比妞妞小了好幾號
黑妞媽還是用了焚化廠準備的譚子,沒有皮皮的罈子好看
工作人員很用心把骨灰罈封起來,外面用紅色套子把骨灰罈小心的收放起來
對於這樣做功德的事,黑妞媽不斷以言語感謝工作人員
像這樣被家屬感謝或許是他們工作之外的收穫吧
黑妞媽付了六千元,我們帶著黑妞的骨灰罈往回家路上前進

黑妞原本和小阿姨坐前座但後來還是和三阿姨一起坐後座
一直找不到領我們來時的那條路,在漆黑和路標不明的的鶯歌和三峽間來來回回
正確的說來,我們是在鶯歌繞了好大一圈
才在詢問過警察局內的弟兄後,得以順利上北二高返家
下午領路的人繞過許多鄉間大路 ,跳過收費站
為得就是要省下過路費,所以耗費了許多時間
最後順利的找到路,一切都很平順
到家後,黑妞還是回黑妞媽的房間,黑妞媽整理了一個地方放黑妞的骨灰罈

七點多我們吃著在回家路上,中和附近買的半隻鴨,回想一些過程
黑妞媽和小阿姨說,站在後面幫忙的那個男同學在菩薩來接黑妞時悄悄地擦拭淚水

飯後去看黑妞,發現黑妞媽幫黑妞找到的照片很醜
怕愛漂亮的黑妞不開心,三阿姨我趕快翻找了電腦硬碟
最後還是決定用2004年七月腸炎上醫院打點滴那張照片
小阿姨的印表機印出來的顏色太綠,不好看
只好送到外面的兩家沖洗店,準備看哪家的品質較好
有一個店家提醒我壓縮比率太高,畫質會很差,所以只好回家重弄

一樣經過小小的波折,好容易洗出一張比較好的照片,拿到黑妞骨灰罈後方貼起來
我想愛漂亮小妞一定比較開心了

在客廳,我轉頭看到身後月曆上的小字,突然發現20050120這天是--大寒
網路上的說明是:
"大寒是一年中最後的一個節氣,氣候相當寒冷。但因已近春天,不會像大雪到冬至期間的酷寒。"

黑妞在這樣的日子離開
離開病魔對她的無盡考驗
這世出生春天的她,會再下一次出現時以何種面貌出現?

考驗著我們緣分的命運之神一定已有所定見吧?
而和黑妞一樣好奇的我
也正好奇著!

驚奇的在電腦中發現皮皮

20030317二阿姨住院回家拍的照片.....來的很晚
對起起呢....皮皮
Posted by Hello

2005年3月9日

20040515fell uncomfortable Posted by Hello